您现在正在浏览:鹤壁网 > 新闻中心 > 综合·社会 > 大众澡堂越“洗”越少 市民洗澡成难题

大众澡堂越“洗”越少 市民洗澡成难题

——高档洗浴价格太贵,市民呼吁扶持城市大众洗浴业发展

2014/11/4 8:57:10来源:鹤壁网纠错打印字号
欢迎订阅鹤壁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短信HBSJB到10658300。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精彩无限。

一些大众浴池隐于城乡接合部。(记者 李丹丹 摄)

鹤壁网-淇河晨报消息 (记者 李丹丹 于露)“谁知道附近哪儿有比较便宜的大众澡堂?”往年天冷后,龙祥圣府小区居民陈女士通常到淇河路一家大众浴池洗澡,最近她再次去那里洗澡时,发现澡堂已经歇业了。之后,她在淇滨区找了一圈儿也没找到一家大众浴池。她在网上向网友们征集信息,发现很多人有类似的疑问——大众澡堂为何越来越少呢?

11月2日,记者从淇滨区工商管理部门了解到,目前淇滨区登记注册的大众浴池仅有10多家,而且这个数据是几年前的,近两年登记注册的大众浴池几乎为零。

大众浴池越来越少,市民洗澡成难题

天冷后,多数家里不具备洗浴条件的市民通常选择去澡堂洗澡,这些人中以中老年人居多。

淇滨花园二区居民张女士告诉记者,冬天去澡堂洗澡是她从小到大的习惯,哗哗的热水冒着热气,大家一边洗澡一边谈笑,非常舒服。“在家冻手冻脚的,洗着还不够窝心呢。”张女士说。

“家里没有安装热水器,所以洗澡只能去澡堂。”市民赵静说。

说到大众浴池,不少人抱怨:“跑多远都难找到一个,并且价格年年涨,去年一张票5块,今年6块。”家住财政局家属院的王女士说:“北边有一家,因为太远,所以我每次都坐公交车去。”

淇滨区工商部门工作人员表示:几年前淇滨区还有20多家大众浴池,这几年有的倒闭,有的转行,就剩下10多家了。“另外,大众浴池存在地域分布不均衡的问题,淮河路以南几乎没有一家。”该工作人员说。

与大众浴池形成对比的是,价格较高的休闲洗浴中心随处可见,但高昂的票价让普通消费者望而却步。“去洗浴中心洗一次澡,每个人至少30多块,俺家五口人,每次就得花一百多块。”赵静说。

大众浴池逐渐转入城乡接合部

根据淇滨区工商部门登记的资料显示,一些大众浴池逐渐退出繁华的城区,进入房租较低的城乡接合部。

记者随机走访了几家正在营业的大众浴池,发现他们普遍面临成本高、利润低的困境。位于卫河路上的一家大众浴池刚于日前从门面房搬进了附近的一个地下营业室。老板告诉记者,门面房租金太贵,地下营业室要便宜许多。“一张澡票6元,刨去水电煤等成本,赚不了几个钱。”该老板说,“一年最多营业9个月,6月份至9月份是歇业期,天气热,大家都在家里洗澡。即使营业期间也不是天天生意好,周末还可以,工作日就没几个人了。”

淇河路西段路边的一块不起眼儿的破旧牌子上写着“浴池”二字,顺着其指引的方向,记者进入小胡同走了几十米才在一个角落找到了店面。老板告诉记者,他才接手不到两个月,之前浴池的老板经营不下去了才转让的。“光租金一年就得十几万元,每天不管有没有顾客都要用煤烧水,得花几百元。”该老板说,现在家家户户都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到澡堂洗澡的人少了很多。

除上述原因外,设施和服务等相对更好的洗浴中心遍地开花,抢占了部分客源,使得大众澡堂的生存更加举步维艰。

相比大众浴池,洗浴中心的收费自然更高,动辄上百元的费用,很难成为普通消费者的选择。

市民呼吁政府扶持大众洗浴业发展

如何解决洗澡难、洗澡贵,市民普遍认为,澡堂与公厕一样是城市生活保障的必要设施,希望能得到政府的重视,对此统一规划,建设一定数量、价格便宜的大众浴池,满足市民、外来务工人员等普通消费者的洗浴需求。

有市民提出,鉴于目前大众浴池的生存困境,希望政府能在水、电、场地租金、财政、税收等方面给予其一定优惠和扶持,鼓励大众澡堂发展,并引导其设施、服务改进升级。

记者查阅资料得知,商务部在2010年就出台了《关于规范发展沐浴业的指导意见》,要求各地政府以服务民生为出发点,关注并满足低收入群体的需要,积极发展大众浴池(室),切实改善大众浴池(室)的设施条件,保障广大群众便利、安全、卫生、实惠的沐浴需求。各地商务主管部门要将大众浴池(室)纳入鼓励类服务业目录,积极争取财政、税务等方面的支持。

延伸阅读

上海设“大众便民浴室”

上海设置了“大众便民浴室”,这些浴室由政府颁发证书指定,洗浴价格在10元以下,由政府拨专款扶持,每年统一装修、整改,以确保浴室的环境和服务质量。政府还把洗浴券通过街道、居委会下发到低收入人群和符合条件的老年人手中,他们可以凭券免费去定点浴室洗澡,浴室再凭收取的洗浴券去有关部门兑换。

北京则对便民浴池给予水价优惠政策扶持,还给予资金补助。

相关新闻

入不敷出北京百年澡堂关张

今年9月,北京一家有着130年历史的大众澡堂——鑫园浴池贴出告示,称由于经营成本日益上升决定全面停业。这一消息迅速引来人们关注。鑫园浴池是北京最早出现的浴池之一,原名“鑫园澡堂”,始建于光绪年间,最初为清朝大太监李莲英的义子建造,曾经繁华一时,名满京城。

鑫园浴池地处繁华地段,这几年浴池的经营困难重重,经营成本是主要问题,在价格上很难有上涨空间,浴池的服务人群也是个大问题。一位网友说:“现在这年头儿谁还去老式澡堂呢?”

“我们也想过改造,比如锅炉、房间的装修等都应该换,但是,钱从哪里来呢?”该浴池的值班经理说。

多说几句

建设和完善城市生活保障设施,应着眼于城市居民的基本需求。目前大众浴池的生存困境,原因虽然是多方面的,但不能忽视的是,在我们这样的城市,它的存在仍具有普遍需求和广泛意义,不能仅从优胜劣汰的市场规律看待这一民生问题。另外,大众浴池的存在,除了能够满足市民需求外,或许还能遏制因豪华洗浴中心一枝独秀造成洗浴价格一路上涨的局面。而且,在提倡极简生活的当下,发展和扶持城市大众洗浴业,也更具有积极的引导作用。

 

我要评论 查看完整评论
鹤壁日报社微信 鹤壁网微信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责任编辑:樊翠翠)

鹤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鹤壁网X月X日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鹤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鹤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求其相关法律责任。

鹤壁网授权咨询:0392-3313875

健康资讯